三过家门而不入

沈潘
2020-05-18


讲述人:曾维才

  现为中国一冶交通公司武汉经开项目部施工经理,疫情期间,参与了武汉市三医院、武昌方舱医院、江岸区隔离点、社区封闭改造等多项建设任务。


“武汉市三医院急需检修!”

大年初六一早,我正在给老婆和家里的两个孩子做早餐,突然就接到单位通知,召集人员前往市三医院进行检修改造。

市三医院,是一线定点医院,随着大量患者涌入,病区隔离检修改造迫在眉睫。风险大不大?会不会中招?当时我没想那么多,放下锅铲,更衣出门。

我也不会想到,这一走,就是两个月。期间,老婆孩子常嚷着家里没菜,让我回来看看。但我知道,社区和企业都非常关照像我们这样上前线的家庭,家里物资并不缺。老婆孩子就是想我、担心我,扯个理由,想看看我吧。

这段刻骨铭心的日子里,我“被迫”回了三次家——准确的说,是回到了家门口。想家吗?想得要死!敢进门吗?打死也不敢!多次进入污染区作业,我要是有个万一,也不能连累家人。

2月5日 星期三 多云

——“菜和酒精都放门口了,东西不多,你们尽量不要出门,有需要再告诉我。我这几天没有去感染区,就在医院外围开展一些工作,没有任何危险。”

——“你现在还好吧,要不要在电梯口见一面?”

——“不用了,我已经走了,现场很忙,你在家照顾好二宝。”

  从1月30日出门,这是我第一次回家:老婆说了好几次家里没菜了,实在没办法。为了家人的安全着想,我把菜放在家门口,给老婆打了个电话就下楼了。

那几天,突击队基本都是通宵作战,大家脸色都不是很好,眼下乌青,头发油腻,我自己也是这样。

不想让家人看到我这幅模样,所以我只坐在楼下的车里,和老婆孩子视频了几分钟。她站在窗口,说话声音很大,我在楼下竟也能听到一些,心头突然一紧,但又说不上来是为啥。

干脆走吧!回前线吧!从家里到武汉市三医院有几十公里的距离,平时开车跑一趟至少要俩小时,但那时道路异常通畅,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。

“武汉究竟怎么了?”去医院的路上,我心里很难受,路越顺,心越堵,但我万万没想到,这还只是个开始。随着检修改造工作的推进,密密麻麻的人向医院涌来,心中的压抑感也越来越强烈,总像有一块大石头堵在胸口。

武汉病了,病得很重,作为武汉人我很难受,但作为建设者,我们若不能冲上去和医护人员一起战斗,那还有谁呢?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尽快完成建设任务,为医护人员创造尽可能安全的工作环境,从而让更多的患者得到救助。

武汉市三医院病区通道翻修扩建施工.jpg

图为武汉市三医院病区通道翻修扩建施工


2月14日 星期五 雨夹雪

——“这次带的东西有点多,拿东西的时候一定要小心防护……还有,前线施工任务太紧张,最近一段时间我可能就不回来了,别担心。”

——“注意保护自己,二宝听说你今天回来,哭得厉害,要不还是见一面吧。”

——“行吧,我到门口来,你们做好防护,离我越远越好。”

距上一次回家有9天了,我本想照旧把物资放在门口就走,但这一次,实在没忍住见见家人的冲动。因为,第二天我就要去检验区(病毒感染区)作业,想着先见一面老婆孩子,自己会更有底气。

离家半个多月,我第一次站在家门口,亲耳听到了亲人的声音。二宝一直在哭闹——“爸爸,外面病毒,回家!回家!”说实话,真的想哭,但还是忍住了,我一流泪,家人肯定会更难受,我不想那样。

那天老婆好像也察觉到了什么,一直在问我是不是有什么事。我没说,不能说、也不敢说……

第二天,我便带着一帮人进入病毒污染区开展隔断作业。沉重脚步声、刺耳的咳嗽声不断从周围传来,心里不免有些发毛,但只要忙起来,就顾不上怕了。中间的插曲不少,我们每个人都是全副武装,行动十分不便,我的防护服还被刮破了一次,是同事提醒我才注意到,赶紧出来换一套新的。

原计划半天的作业,直到半夜才完成。脱下防护服,每个人都是一身大汗,根本不像在过冬天。抗疫任务完成后,公司安排我去医院做了检查,结果没有任何问题,我才放下悬着的心。

这些故事和插曲,我一直没敢告诉家人。

污染区改造施工.jpg

图为污染区改造施工


2月22日 星期六 晴

——“这次就带了点酒精和口罩,记得出来拿。医院那边的工作基本结束了,不用担心。”

——“那你是不是能回来了?”

——“江岸区那边还有几个隔离点要改建,现在情况好多了,没事儿的。”

抗疫医院的建设工作基本接近尾声,社区供应的菜品已经完全足够大家生活。家里没让我带什么菜,只说防护用品所剩不多,让我抽空送点回去。

  那次回家是个艳阳天,感觉已经有好久没见到这么好的太阳了,我甚至还看到,家里阳台上的瑞香花开了几朵。二宝这次也没有哭闹,或许是习惯了这种见面方式吧,老婆笑着说,那是宝贝懂事了。

  回现场的路上接到电话,医院检修任务明天就能结束了,让我赶快回来帮忙做最后的交接。到现场时,正是晚饭时间,老婆发来了一家人吃饭的照片,二宝笑得眼睛都看不到了,老婆叮嘱我现在不是放松的时刻,防护一定要做好。

曾维才(左二)与中国一冶党员突击队成员合影.jpg

图为曾维才(左二)与中国一冶党员突击队成员合影


2月23日,武汉市三医院检修工作全部完成,距离武汉封城,正好一个月。此时,道路两旁的树上已长出了新芽,浅绿盖枝头。以前我从未注意过这些,但这一次,突然觉得这抹新绿,是真的好看。

快了!武汉的春天快来了!

走吧!到前线继续战斗吧!


分享